我桃花村野事_桃花村的女人_《我的禽兽生涯》txt最新章节 |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猎艳 » 正文

第4章 媳妇让我耍耍

所属目录: 乡村猎艳

    第4章 媳妇,让我耍耍在线 !

    两个人重新上了路,枣花变得开心起来,她的心情也就像雨后的天空一样,湛蓝无云,然而二狗心里却七上八下,一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管枣花咋样逗他,他都笑不出来。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二狗哥,你咋啦?是不是你觉得吃亏了?”

    二狗说道:“枣花,这事,咱们以后都不要提起了,就当没发生过这事。”

    枣花生气啦,说道:“你想白捡便宜,没这好事,我现在正式跟你说,我这辈子就是你的女人了。”

    枣花说完,自个先走了。

    二狗叹息一声,摇摇头,跟在她身后向桃花沟走去。

    桃园的桃子卖完了,最后剩了一点,刘茂根让二狗给家家户户都送了几个尝尝。桃园里也不用整日守在那儿看着,二狗就一把锁把房子门锁了,抱了铺盖回到了家里。

    刘茂根和贾彩兰把卖桃子的钱和大狗挣回来的钱拿出来算了一下,有七百多块,就计划着准备让杨生过把五百块钱给柳家坪的李有财送过去,顺便把日子定下来。

    大狗在家,他说道:“爸,妈,要用桃园的钱,还是跟二狗说一下吧。”

    刘茂根说道:“那你去叫他。”

    大狗把二狗叫了回来,一家人坐在屋里。

    刘茂根说道:“二狗,桃园里你干的最多,这次桃子总共卖了四百多块钱,我和你妈商量过了,要给你哥结婚,想用这钱,你看?”

    二狗沉闷地坐在那里,半晌才说:“给我哥娶媳妇,这是大事,我不拉你们的后腿。”

    刘茂根望着贾彩兰,两人相视一笑。刘茂根高兴地说道:“这就对了,我和你妈知道你是个明白娃,大事上不马虎,那就这样说好了,这钱让你哥先用,等你以后娶媳妇,你哥挣的钱给你再用。”

    贾彩兰高兴地说道:“二狗,等你哥的媳妇进了门,就张罗给你找媳妇。”

    二狗站起来撂了一句:“我这一辈子不要媳妇了。”然后就出门走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刚才都还高兴着,一下子又扫兴起来。

    刘茂根气呼呼地说道:“不管他,大狗,你去请你生过嫂子,我要给她交待一下。”

    大狗答应了一声就走了。

    杨生过和大强的媳妇娟利,柱子的媳妇小翠,还有栓娃婶几个人在小河里洗衣服。这小河一年四季清澈见底,能看得见里面的游鱼,河边的青蛙昂着头,搜捕着草丛里的飞虫。

    几个女人挽起裤腿,露出白花花的大白腿,坐在石头上,两条腿浸在河里,使劲***.搓着衣服,那胸前的两坨肉也跟着节奏摇晃。

    栓娃婶说道:“柱子媳妇,你这肚子争气啊,结婚不到四个月,肚子就显形了,这下把你婆(婆婆)能高兴死。”

    小翠低下头笑了一下:“要是生一个女娃,我婆就该骂我了。”

    杨生过笑着说道:“生个女娃怕啥?你还年轻,以后还能生,我就不信生不出一个带把的。”

    娟利说道:“要是遇到像你这样好说话的婆就好了,那像我那个神,我头胎生了一个女娃,我婆整日吊着个脸,像谁欠了她钱似的。”

    二癞子蹲在他们不远处看着她们,瞅瞅这个看看那个。这个二癞子有三十多岁,小时候头被马蜂蜇过,差点送了命,头上也没长出头发来,最后落了一脸的麻子和一头的青疙瘩,人们不叫他的名字,都叫他二癞子。就因为这一脸的麻子和头上的疙瘩,耽搁了他娶媳妇,他虽然形象不好,但其他功能健全,见了女人忍不住看几眼,流下一串哈喇子。

    二癞子早早就在那儿,开始谁都没发现,娟利还在旁边的草丛里撒了一泡尿。

    杨生过看见了二癞子,大声喊着:“二癞子,你在那弄啥呢?快滚!”

    二癞子站起来,笑嘻嘻地说道:“你们洗衣服,我又没挡着你们,干啥叫我滚啊?”

    杨生过捡起一块石头咋呼着要打他:“你滚不滚?不滚我就扔石头了。”

    这二癞子倒会讨女人开心,一听这话,连忙说道:“我滚,我滚。”二癞子在草丛里连打了几个滚,这才走得远了一点。

    几个女人开心地笑了起来,栓娃婶说道:“这个二癞子,没有女人,看母猪都是双眼皮的。”

    杨生过笑着说道:“娟利,你刚才在那儿尿,让这个二癞子看了一个美,这下二癞子饱眼福了。”

    娟利红着脸说道:“这个坏东西,我迟早要出这口气。”

    几个女人又笑。栓娃婶和娟利洗完了,端着脸盆提着竹笼盛着洗好的衣服先走了,河里只剩下了杨生过和小翠。

    小翠说道:“嫂子,不知道咋的,这几天我的***涨的疼,你那时候怀娃有没有这种事?”

    杨生过笑着说道:“女人都要这样的,正常反应,你也别怕,到了晚上让柱子多给你******。”

    小翠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嫂子,我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就怕生娃时候受罪。”

    杨生过说道:“这有啥怕的,只要是女人都要经这事,你别怕,到了时候,眼睛一闭,底下一使劲就完了。”

    小翠含着笑,说道:“嫂子,你有时间了到我家去窜窜门,多给我说说这事。”

    杨生过说道:“好啊,柱子不在家的时候,你来叫我。”

    两人洗着衣服,说着女人之间的话,很快就洗完了。杨生过帮小翠提了一只竹笼,两人上了河堤回村子里去。

    杨生过回到家里,把洗好的衣服凉到晒衣绳上,大狗和刘书田从屋里出来。刘书田说道:“生过,大狗一直在家里等你。”

    杨生过笑着说道:“大狗,找嫂子啥事?”

    大狗说道:“我爸我妈请你过去,让你去桃子家说说我和桃子结婚的事。”

    杨生过笑着说道:“好啊,早该结婚了,嫂子就等着喝你的喜酒,你先过去,嫂子把这几件衣服挂好就去。”

    这次杨生过去桃子家,把那五百块钱往桌子上一放,李有财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很快就答应了桃子和大狗结婚的事,说定了日子,放在了阴历的8月13日。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来得及准备。

    开始杨生过还担心桃子那有啥问题,可桃子至始至终站在旁边听着,给她加了两次水,说日子的时候也没有反对,杨生过长出了一口气,急忙告别了桃子家的人,回桃花沟去了。

    日子算是定下来了,大狗一家人开始忙活着准备,贾彩兰叫了栓娃婶,柱子妈等几个女人来给大狗缝新被子新褥子,大狗叫了大强柱子来给他帮忙收拾房子,这一切准备好了,大狗又用家里多余的木头打了一个立柜,做了一个梳妆台,整面装了能看见人的水银玻璃,趁着用油漆刷家具,把自己房间里的门窗也刷成新的。

    这一切做完,距离结婚的日子就剩下三天时间了。大狗口袋里装了几盒烟,在村里走了一遭,脸上一直都是笑,哼着电视剧霍元甲里面的那首万里长城永不倒,见人就发一根烟,给村里人说了自己结婚的日子,要他们提前两天到他家来当执事。

    这日子越近,二狗的脸色就越难看,大狗知道二狗心里咋想的,也就讨好着他,躲着他,尽量少跟他接触,以免拼出火花来。

    二狗在家里气不顺,把东西摔得砰砰响,刘茂根和贾彩兰也让着他,这日子近了,不想在和二狗闹出啥事来,但是他们的心里都很焦急。

    二狗走在村里,有些能和他开起玩笑的嫂子就说他:“二狗,你哥娶媳妇了,你应该多出点力,人都说,嫂子的勾蛋子,有兄弟的一半子。”

    二狗跟这些嫂子没啥好话:“嫂子,那让我也******你的勾蛋子。”

    嫂子躲开说道:“等你嫂子进门了,你想咋***就咋***,别逗我们。”

    枣花早早知道了大狗要结婚的事,也从柱子那里听说了二狗气不顺,整日拉着一个脸,见谁都想跟人家打一架,就想去找找他。

    桃子卖完之后,二狗就不在桃园里睡了,枣花去二狗家找了两次,都没见着人,他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枣花就有点着急。

    这几天大多数的时间,二狗都去了村后的山坡里,这儿长有软绵绵厚厚的一层草,躺在上面,眼睛望着山顶以及半边天空,看着一头老鹰悠闲地在半空中滑翔,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枣花几乎把村里的旮旯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二狗,就找到这山坡上来,远远就看见二狗,向他走了过来。

    二狗也看见了她,身子没动,眼睛又望着天空。

    枣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说道:“二狗,你躲到这干啥?”

    二狗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谁也没躲,我喜欢一个人待在这。”

    枣花转身脸对着二狗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二狗,你心里想的啥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大家都当成瓜子了?”

    二狗说道:“我想啥和你们没关系。”

    枣花委屈地说道:“与我就有关系,你现在还想着桃子对不对?大狗哥马上就要和桃子结婚了,你心里不痛快是吧?你为啥还要想她?”

    二狗有点烦她,说道:“我是想她了,我就想她了,你少管我的事。”

    枣花委屈的眼里有了泪花,哽咽着说道:“以前你想她我管不着,我也懒的管你,可现在不行,现在我有权利管你。你这样下去,不光我伤心,叔和婶心里也不好受,大狗心里也不好受,你知道吗?”

    枣花的眼泪掉在了二狗的脸上,有一滴掉在了他的嘴角,他尝到了那咸咸的味道。二狗说道:“枣花,我心里苦啊。”

    枣花说道:“你的苦我知道,因为我的心里也苦,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还有啥被这苦的?二狗哥,你振作起来吧,大家都希望你像以前那个二狗。”

    二狗坐起来,眼睛红红的,很可怕地望着远方。

    枣花从他身后抱住他,流着眼泪说道:“二狗哥,这一切都成事实了,你不可能改变了,你何苦还要这样子,折磨你,也折磨我,折磨大家啊?”

    二狗转过身,眼睛里汪着泪水,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枣花,我没事,我还没娶媳妇呢,我的人生才过了一半,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枣花拼命点着头,笑着,两人抱在了一起。

    这天,是大狗和桃子结婚的日子,村里的人几乎全部都来帮忙了,他们没少受过大狗的恩惠,再加上以后要借大狗的手艺,都赶去捧场。

    大狗招呼大强柱子瞎娃等几个年轻人,在家里吃哨子面,吃完面就要去柳家坪桃子家搬嫁妆,迎娶桃子。他们临走的时候,贾彩兰再三叮嘱要带好“份”,别让人家一把掏了去,最后不好离开。

    这个“份”,有必要解释一下,在西北农村都有这个风俗习惯,就是把一些硬币用红纸包了,几分钱一包,到了新娘子家,人家要耍女婿,或是把女婿的鞋脱了,把带去抬嫁妆的扁担藏了起来,这边就得用“份”赎回来。七八十年代农村的“份”包的很少,不像现在,一出手就要五十、一百或几百。

    大狗一行到了桃子家,几个人被招呼到饭桌前,大强和柱子就把大狗围住,害怕有人来脱鞋。桃子家这天吃的也是哨子面,端饭上来的人给大狗碗里埋了一大堆辣子,还不能让他剩饭,大狗吃的一头大汗,唏嘘不已。

    桃子的一些嫂子和娘在屋里收拾打扮桃子,和桃子关系最好的白女也来了。桃子穿了一件红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很是得体,一个嫂子正在给桃子编麻花辫子,辫子稍用皮筋扎了。

    嫂子笑着说:“桃子,我听说了桃花沟的人耍媳妇没轻重,你害怕不?”

    桃子笑了一下:“我才不怕他们,他们要是把我耍恼了,我就跟他们翻脸。”

    娘说:“那可不敢,咱们是大村的,跟他们好好说,要是翻脸就让他们笑话了。”

    桃子说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几个嫂子和娘把桃子收拾停当,又小心翼翼把一些嫁妆装进花架子上,对搬嫁妆的几个人叮嘱一番,让他们小心点,别打碎了里面的东西。

    等这一切做完,有人过来叫上大狗,让他和桃子给李有财和朱改霞行礼。大狗刚一离开大强和柱子的保护,就有白女和几个妇女上来抱住大狗,脱掉了大狗的两只布鞋。

    大强过去和白女讨价还价,眼珠子在她高耸的肉球上来回溜着,最后给了她们二十个份,她们才把布鞋还给了大狗。

    这时,李有财和朱改霞端坐在椅子上,大狗和桃子上来给他们三鞠躬,桃子和朱改霞抱了一下。桃子憋着嘴想哭。

    朱改霞急忙说道“桃子,今天是你结婚的好日子,千万不敢哭,好了,你们走吧。”

    桃子听了这话,硬是把眼泪给憋回去了,手里提着一面镜子,跟着大狗向村外走去。搬嫁妆的的几个人抬着花架子、木箱子,也出了村子,在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人的送亲队伍,都是桃子的男性亲属,要到大狗家,吃过席面才回来。

    这娶亲送亲的到了半道,在大强的倡议下,搬嫁妆的先停了下来,说是走不动了,要桃子唱首歌才走。送亲的队伍在后边也停下来,向前边观望。

    大狗过来,殷勤地给他们发烟点火,让他们抬着嫁妆起程,可大强柱子不吃这一套,非要让桃子唱歌。

    大狗跑到桃子跟前求她,桃子说她不会唱歌,大狗央求,说她随便唱个啥歌都行。

    桃子就给他们唱了一首学习雷锋好榜样,大强柱子几个这才满意了,抬起嫁妆重新上路。

    娶亲的队伍一进村,就有人跑回大狗家汇报,大狗家的门口站了一堆人,有一个小伙子准备好了鞭炮,看着桃子到了,就点着了鞭炮,在噼噼啪啪声中,桃子躲闪着进了大狗的家门。

    刘茂根和贾彩兰脸上已经被村里人涂上了红,忙着招呼送亲的队伍,把他们让到酒席桌上。

    刘茂根眼睛一直在人群里搜寻,他一直没有看见二狗的身影。看见贾彩兰,悄悄问她:“二狗呢?这碎崽娃子跑哪儿去了?”

    贾彩兰说道:“从早上我就没看到他了,这娃,家里人都忙死了,他一点都不着急。”

    二狗这时候正在桃园里,黑子一直不离他的左右。二狗也想让自己高兴起来,也想出现在大狗结婚的现场,他就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到时大哭一场,搅了场子,所以他就躲到桃园来了。

    开始,二狗躺在小房子里睡觉,大狗和桃子进村,鞭炮响起的时候,他从小房子里出来,和黑子一起注视着村子的方向。

    二狗坐在一道土塄上,一直呆呆地注视着村子里的方向,忘记了时间,黑子饿了,吱吱叫着,围着他转。二狗无动于衷,他还不想回去,不想让村里帮忙的人看到他红红的眼睛。

    大狗家院子,桃子娘家送亲的人一个个吃的油嘴圆肚的回去了,村里的人也走了一大半,一些帮忙来的执事忙着送家具,送碗筷,一会也走的差不多了。

    桃子一直坐在新房里,她的心情一直忐忑不安,一走进这院子,她就想看到二狗,但是没看到,在新房里,透过窗子向外打量过一阵,也没有看到二狗,她不知道二狗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生过嫂子,栓娃婶,还有娟利都来过房间,她想问,可问不出口,就这么坐在房子里捱着时间。

    天快黑的时候,就有人来了,思谋者耍媳妇,在桃子窗外门外逗留,最后进到房间里来,大强和柱子也来了,他们早早憋了一股劲,要在今晚上美美耍耍桃子。

    桃子上了炕,坐在墙角,大强和柱子几个也上了炕,围住桃子。

    大狗在看见他们到了新房,急忙跟了进来,笑着说道:“天还没黑,你们就来了?走,到外边跟我喝酒去。”

    大强叫着:“现在谁还喝酒啊,大狗,今晚上你可别心疼你媳妇,你媳妇和你没关系了,交给我们了。”

    大狗讨好地笑着:“我不管,可你们要手下留情,我媳妇我还没***过,你们把新鲜留给我好不好?”

    柱子叫着:“这么好看的媳妇你没***谁信啊?大狗,你出去,这和你没关系。”

    几个人把大狗推出门,又把门关上。大狗在外边叫着门,没人理他。最后趴在窗子上叫着:“你们都趁着点,别把零件耍坏了。”

    大强说道:“大狗,你放心,耍不坏。”

    桃子知道大狗是靠不住了,对这几个人她也没有好的办法,说道:“大强,你放过嫂子,嫂子以后给你纳一双鞋垫。”

    大强笑着:“你现在就是答应给我一双金鞋垫都不行了,桃子,啥话都别说了,我们咋说你就咋来。”

    柱子眼睛一直看着桃子的***,几次手差点就***到桃子的肉球了,但都被桃子的手打掉。柱子有点着急:“桃子,你不配合,就别怪我下手了。”

    这时候,黑子窜进了院子,鼻子已经闻到了荤腥味,满院子寻找人们吃剩下的骨头。二狗也进了院子,听到大狗新房内叫声喊声,脸色很难看,径自进了屋子。

    二狗在案上找到了吃的,舀了半碗剩菜,拿了两个馒头,蹲在地上就吃了起来。刘茂根看见他,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贾彩兰过来:“二狗,你这一天跑到哪儿去了?这菜馍都是凉的,让妈给你热一下。”

    二狗闷声闷气地说道:“吃这正好。”

    二狗几下吃完,看见了大狗,说道:“你在这干啥?他们都在那耍你的媳妇呢,你不去挡挡?”

    大狗苦笑了一下说道:“咱们这就这样子,咋挡?”

    二狗不高兴地说道:“看你那怂样,你不去我去。”

    这时候在新房内,柱子大强瞎娃几个围着桃子,柱子的手已经伸进了桃子的衣服里面,***到了她的肉球,桃子扭着身子想躲开,可是三个大男人围着她,她没办法躲。桃子尖叫起来。

    二狗听见桃子的叫声,急忙过去打门,恨腾腾地说道:“开门,开门!”

    大强的手刚伸进桃子的衣服下,听见二狗的声音,手抽了出来:“柱子,是二狗。”

    柱子想了一下:“不管他,我们继续。”

    桃子知道二狗在外边,扯着死蛮声又开始尖叫起来。门外的二狗心里更急了,不知道这几个男人咋样耍弄桃子,使劲撞开门,睁着一双牛眼睛看着他们,说道:“你们耍够了没有?耍够了赶紧走!”

    大强和柱子等几个不解地看着二狗。

    柱子说道:“二狗,你来了正好,给我们帮一下手,兄弟耍嫂子也是正常的。”

    柱子板着脸说道:“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你们都有媳妇,回去耍你媳妇去。”

    大强笑着:“怪了,大狗不着急,你急啥?真应了那句话,皇帝不急太监急。”

    大强看见二狗变了脸,也收起他那份邪劲,下了炕:“柱子,瞎娃,找个地方耍牌去。”

    柱子下炕,走到二狗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二狗,我们都走了,你好好耍吧。”

    不一会屋里的人走的干净,桃子和二狗四目对视着。

    外边,大狗挽留大强他们几个,可大强他们只走不歇。大强回到新房,看见二狗和桃子在那对眼,笑了一下:“他们都走了?都走了好。二狗,没事你也去睡吧。”

    二狗收起目光,转身出了房子。大狗过去想关上房门,可房门已经让二狗刚才给撞坏了,都囊了一句:“这二杆子。”找了一根木棍顶住门。

    大狗拉好被子,上了炕,桃子坐在炕角,一直没有动。大狗拉了她一下,她还是没有动。

    大狗说道:“桃子,他们都走了,我们睡吧。”

    桃子气呼呼地说:“你还知道我是你媳妇啊?现在想起来了,刚才干啥去了?”

    大狗茫然地说道:“我们这就这风俗,不让他们耍不行。”

    桃子说:“今晚上你别动我,等我气消了再说。”桃子说完,重拉了一条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住。

    桃子因为生气大狗刚才没有保护她,就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也难怪,任何一个大方的男人都不会大方成那个样子,把自己的新媳妇让几个男人撕扯,要不是二狗及时出现,还不知道后果会是啥样子。

    桃子想来想去,自己现在是大狗的媳妇了,可大狗对自己好像无所谓一样,倒是那个二狗对自己很上心,当下横下心要急一下大狗。

    大家可想而知,大狗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早早就对桃子想入非非了,盼这一天是日也盼夜也盼,终于盼来了和桃子结婚,村里耍媳妇的人也走了,早把自己张成一张满弓,想在桃子身上多放几箭,没想到桃子不让他动。

    大狗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哀求着:“桃子,你这是干啥?快让我进去,啊?”

    桃子还是那句话:“等我气消了再说。”

    大狗说着好话:“咱两口子还生啥气?就是我做错了,我给你道歉,打今以后,我一定会寸步不离你,一定顺着你。”

    桃子没有动心:“睡吧,你不瞌睡我还瞌睡。”

    桃子背对着大狗,身子靠着墙闭上了眼睛。大狗试着想拉开桃子的被子,没有拉开,就把自己的手伸进桃子的被子里,没想到他的手让桃子掐了一下,大狗哎呀一声把手抽出来。

    大狗有点气恼:“桃子,你这是干啥?干嘛掐我啊?”

    桃子说道:“掐你都是轻的,你的手再敢胡来,看我咋对你。”

    大狗彻底没辙了,一个人躺在那里,弯着双腿,心里有好多毛毛虫爬,身上不知道哪个地方痒,想抓又抓不到,那个难受劲再别提了。

    大狗心里憋屈,又发不成火,只得在那儿跟自己较着劲,呼***一会平缓,一会急促,看着桃子用被子裹紧的身体,真想不管三七二十一,来一个霸王硬上弓,但又一想怕惹上了桃子,以后都是问题,还是忍忍吧。

    大狗只好隔着被子搂住了桃子,桃子动了一下,在没有大的动作,他就这样搂着桃子。

    桃子睡着了,一张脸安详平静,发出均匀的呼***声。大狗坐起来,看着桃子甜美的睡相,心里又不安分起来,轻轻的一点一点的揭开桃子的被子,把手放在了桃子的前胸上,隔着衣服感受着那两团绵软,他怕惊醒桃子,手上还不敢用力。

    就这样过了一会,大狗看到桃子睡的还那样香甜,胆子大了一点,轻轻解开了桃子的上衣,两眼呆呆地看着她丰满雪白的前胸,喉结动了一下,咕噜咽下一口唾沫。

    大狗的手再次放在了桃子的肉球上,这次没有了衣服阻隔,直接握住了肉球,手感被刚才好了许多,被上次在桃子家***她的感觉更好了一些。

    桃子终于醒了过来,看见他这样,一时气恼了,坐起来很快扣好上衣扣子,没好气地说道:“大狗,你干啥?不要脸!”

    大狗尴尬地笑了一下:“你别生气,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桃子,你就别折磨我了,就让我***一下吧。”

    桃子说道:“我说啥你忘了吧?我说今晚上不行就不行。”

    大狗说道:“要等到明晚上啊?这被杀了我还难受,你干脆杀了我吧。”

    桃子重新拉上被子盖住身体:“你二十多年都扛过来,还在乎这一天时间?我就是要治治你的毛病。”

    大狗这下彻底死了心,说道:“好好,我听你的,听你的。”

    桃子一把拉灭电灯,重新背对着大狗睡下。大狗叹息一声,也躺下睡觉。

    这边大狗和桃子没睡好,隔壁的二狗也没睡好。两个房子之间仅隔着一层松木板,大狗这边细小的声音都能传到二狗的房间内。

    二狗一直关注着大狗房间里的动静,从他们说话的语气知道桃子生气了,不许大狗碰她,后来又听出了大狗在偷偷******的动桃子,被桃子发现了,桃子还是没有答应大狗。二狗在心里不止一次地说道:“别答应他,别答应他。”

    后来,那边的灯灭了,估计两人都睡下了。二狗提着的一颗心也回到了胸腔里。

    二狗这时内心的痛苦和焦急不亚于大狗,大狗那边至少还有个盼头,二狗这边连个盼头都没有,说他是个局外人,可他和桃子又有着那些斩不断理还乱的微妙感情,在他的思想中还一直认为桃子是他的女人,是大狗夺走了应该属于他的女人。但是现在,他只能把这感情深埋起来。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二狗整日还要面对桃子,真不知道自己能控制多久。

    二狗在桃子新房里发生的事,第二天桃花沟好多人都知道了,枣花通过小翠的嘴也知道了。

    昨天晚上柱子回来,和小翠躺在被窝里,就把二狗把他们赶出来的事告诉了小翠。

    小翠笑嘻嘻地说道:“我看你们活该,耍媳妇要文明一点,看看你们几个,见了桃子没命似的,恨不得一口把人家吃了。”

    柱子说道:“你忘了,他们那晚上是咋样耍你的?把你的奶都捏青了,这个仇我不报谁报?指望你啊?”

    小翠说道:“那我也认了,我就看不惯你们去耍桃子。”

    柱子说道:“那桃子,长得真水灵,那张脸白里透着红,那眼睛,那嘴巴,多***引人啊,看得人心里空的慌。”

    小翠听他夸别的女人,心里不高兴了,拿掉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桃子好是吧?那你找桃子去,晚上还回来干啥?”

    柱子知道自己说错了,急忙改口:“她是好,可她那有你好啊?有你我哪儿都不去。”

    小翠这才高兴起来:“这还差不多,不过我提醒你,以后见了桃子可别犯傻,小心让桃子抠烂你的脸。”

    到了第二天,小翠和枣花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小翠就对枣花说了二狗把大强柱子他们赶出来的事。

    枣花先是笑了一下,继而说道:“嫂子,这桃子是大狗的媳妇,我哥他们耍媳妇,碍着二狗啥事了?”

    小翠说道:“你不知道,他们这几个耍媳妇,不把媳妇耍哭就不放手,谁能受得了?我看,二狗做得对。”

    枣花心里有气:“我看二狗是狗逮老鼠,多管闲事!”

    小翠不解地:“枣花,咱们村的这风俗该改一改了,要是这样下去,谁还敢嫁到咱村来?吓都把人家吓跑了。”

    枣花噘着嘴:“我看二狗是心疼桃子,心里还想着桃子,有机会,我非要羞羞他。”

    桃子起的很早,收拾屋里屋外的卫生,用抹布把家里大小家具都擦了一遍,刘茂根和贾彩兰看着,心里脸上都是笑。

    大狗还赖在床上不起来,桃子过去叫他,大狗的手就在她身上乱抓,桃子躲开,说道:“大狗,快起来,一家人都起来了,你还睡在炕上,一会,爸妈该生气了。”

    大狗说道:“你让我***一下我就起来。”

    桃子脸红了,说道:“声小点,咱爸咱妈在外边呢,快起来,要不我叠被子了。”

    桃子扯掉大狗身上的被子,大狗光溜溜地身子露了出来,桃子看了一眼急忙收回目光,把被子叠好。

    大狗只好坐起来,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下了炕,想去抱抱桃子,可桃子知道他的想法,早已经到外屋去了。

    二狗带着黑子去了村外,看看自己家的包谷长得咋样,遇到村里的人也在地头,聊着今年雨水好,包谷长势不错的话题。

    黑子向前窜去,它发现了枣花站在不远处。黑子围着枣花撒娇,又是跳跃又是***她的手背,围着她转圈圈,不停地摇着尾巴。

    枣花也对它示好,***着它的脊背,说道:“黑子,算你还有良心,被二狗强多了。”

    枣花一直看着二狗,希望他也看到自己,能过来找她。

    二狗看到了枣花,简单和村里的人结束了谈话,叫了一声黑子,黑子过来,给他示意枣花在那边,二狗无动于衷,想和黑子离开。

    枣花不依了,喊了一声:“二狗!”

    二狗停下等着枣花。

    枣花过来,眼里有幽怨的神情,说道:“二狗,我有话问你。”

    二狗说道:“说吧。”

    枣花埋怨地说道:“昨晚上你不错啊,英雄救美,村里人都说你了。”

    二狗不解地问道:“村里人说我啥了?”

    枣花没好气地说:“还能说啥?说你心疼你嫂子,人家耍媳妇,大狗哥都不着急,你着急。我问你,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她?”

    二狗有点生气:“这些人吃饱了撑的,他们爱说啥说啥去。”

    枣花继续问他:“那你给我说,你是不是心疼你嫂子?”

    二狗苦笑了一下:“咋啦?你打翻醋坛子了?我就是心疼她,也轮不到你这样。”

    枣花委曲的神情:“二狗,你没良心,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吃,都暖不热你的心。”

    二狗看了一下四周,小声地:“你胡说啥?小心让别人听见。”

    枣花气呼呼地说道:“我就要大声,我就要让人家知道,你都***过我了,还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让黑子吃了。”

    二狗这下怕了:“枣花,那件事你还记着啊?那次是你要我***的,你现在却来怪我,秋后算账啊?”

    枣花说道:“我不是要算你的帐,我是要你对我好,二狗,我知道你以前和桃子的事,可现在她已经和大狗哥结婚了,成了你的嫂子,你们已经不可能了,你不要在钻牛角好不好?”

    二狗说道:“我和她是不可能,但我们更不可能,你以后在不要缠着我行不?黑子,咱们走!”

    二狗带着黑子向村里走去,枣花呆在那儿,瘪着嘴,委屈的想哭。

    按当地的风俗,女娃在结婚的第二天要娘家去,叫回门。当天晚上就要赶回来,在家门口还要放一块石头,让新媳妇把石头抱回家,说是这样新媳妇就能安心在婆家过日子了。

    桃子打扫好前后屋的卫生,把昨天办酒席的剩菜热了,几个人吃了。桃子没看见二狗,悄悄问了一下大狗:“二狗呢?”

    大狗吃着东西说:“遛狗去了。”

    桃子把小饭桌上的菜端起来,放到锅里。

    大狗不解地:“唉,桃子,我还没吃完呢?”

    桃子说道:“这些留给二狗吃。”

    大狗有些不乐意,放下筷子,说道:“干啥都吊人的胃口,刚吃出了个味,就不给人吃了。”

    桃子在房间里换上一件浅颜色的新衣服,准备出门,大狗进来。

    桃子说道:“大狗,我要回门去,你一会送送我。”

    大狗心里不乐意:“你干啥都想着二狗,让二狗送你去。”

    桃子瞥了他一眼:“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你别后悔。”

    大狗急忙过来从她身后抱住她,一双手勒在她的胸上,讨好地说:“桃子,你别气我了,我送你,你说的,到了今晚上你就让我动,早早回来。”

    桃子取下他的手:“好了,我知道,别整天把这事挂在嘴上。”

    桃子换好衣服,出了自己的房门,给贾彩兰招呼了一声,就和大狗出了屋。两人下了门前的一溜石阶,穿过村子,遇到娟利,娟利笑着打趣:“大狗,送你媳妇啊?你娶这么好看的媳妇,就放心让她回去?”

    桃子低下头没说话。

    大狗说道:“我放心着呢,桃子已经是我的人了,走多远我都不怕。”

    两个人出了村口,正赶上二狗和黑子过来。二狗躲到一边。

    桃子没敢看二狗的眼神:“二狗,锅里有热好的饭菜,回去赶紧吃吧。”

    二狗“哦”了一声,就和黑子走了。

    桃子说道:“大狗,你也回去吧。”

    大狗还看着二狗的背影,转过身说道:“桃子,我能看出来二狗这小子,心里还想着你。”

    桃子脸红了一下,有点埋怨他:“你胡说啥呢?二狗是你弟弟啊,即就是他心里想歪了,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的。”

    大狗说道:“那就好,你走吧,早去早回。”

    桃子上路了,大狗一直望着桃子的背影,桃子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大狗还站在那儿望着自己,向他摆摆手,示意他回去。桃子走了,大狗站了一会,才转身回家去。

    大狗的媳妇进门了,刘茂根和贾彩兰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了了一件心事,现在就剩下二狗了。两人看着二狗整日阴沉着脸,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心里就有点急,就想着赶快给二狗也找一个媳妇,把他的心栓住。

    贾彩兰给刘茂根说起枣花:“他爸,你看枣花咋样?”

    刘茂根想了一下:“娃倒是个好娃,就是一个村的,就怕以后亲戚弄得不亲了。”

    贾彩兰笑道:“看你说的,一个村的咋啦?这亲戚住的近,以后还能相互帮衬点。”

    刘茂根说道:“你说好就好,你没看二狗对枣花咋样?”

    贾彩兰笑着:“两个人好着呢,你没见今年卖桃子那阵,枣花哪一天不过来?现在娃都大了,赶紧要找个媒人,把婚事定下来。”

    刘茂根想了一下:“我还想让生过去说,这次好办,两个娃都愿意,就搭个媒人。”

    贾彩兰点头:“等忙完秋收,就让生过去说。”

    再说大狗,心里一直想着桃子那句话,晚上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干自己想干的事了,就巴巴地盼着太阳快点西沉,好不容易捱到了黄昏,一出门,看见生过的儿子和栓娃婶的儿子早早准备了一块大石头放在大狗家门口。

    大狗笑了一下:“你们两个瞎货,找了这么大一块石头,我媳妇咋抱得动?”

    两个小娃就跑走了。大狗先去了村口,站在软索桥上这一边张望了一下,想看到桃子,等了一会,没见着她。看见有村里的人过来,急忙躲在一边,怕他们笑话。

    桃子在自己家里帮着朱改霞做好了饭,一家人吃了,然后她又跟朱改霞咬了一阵耳朵,说起昨晚上桃花沟那些小伙子耍媳妇的事。

    朱改霞心疼有桃子,说道:“他们咋能这样啊?我以后见了他们,非要好好说说他们不可。”

    桃子笑着:“他们那里都这样,你说谁去啊?最后,那个二狗撞开门进来,把他们都赶走了。”

    朱改霞先笑了一下,最后认真地说道:“桃子,以后,你千万别给那个二狗好脸色,要不然你在家里就很难和他相处了,还有,你现在是大狗的媳妇,千万别和二狗黏糊。”

    桃子埋怨地说道:“妈,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女儿是这种胡来的人吗?”

    朱改霞笑着:“我知道不是,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朱改霞把桃子送到门口。

    桃子有点依依不舍,说道:“妈,我真不想离开你,住到人家,我一点都不习惯。”

    朱改霞笑了一下:“别说傻话了,你现在是人家的人了,咋能还住到咱家?以后想妈了,你还可以回来住几天。”

    桃子轻轻抱了一下朱改霞,转身走了。

    从柳家坪回桃花沟,要经过很长一段山路,还要经过一段两端都是包谷地的小路,桃子脚底下轻快地走着,走完了那段山路,走上了小路。

    路上没有一个人,有风吹过,包谷叶子唰唰直响,桃子心虚地回头看了一下,身后也没有人,她给自己壮壮胆,又向前走去。心里想着自己答应大狗的事,脚底下不由加快了。

    当桃子就快要走完这段小路的时候,忽然间从包谷地里钻出来一个人,用黑布包着头,只露出两只黑呜呜眼睛,一把拉住桃子。

    桃子吓得两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颤栗着说:“你,你是谁?我没钱。”

    那人也不说话,把桃子往包谷地里拉,桃子使劲挣扎,吃奶的劲都使上了,可就是挣脱不开,那个男人的一只手就像铁钳一般,抓的她生疼。

    桃子叫着:“你想干啥?我身上没钱,你放开我。”

    那个男人也不说话,把她拉进了包谷地,放开她的手,桃子正要转身逃跑,那个男人又从她背后抱住了她,一下子把她放倒在地,然后骑在她的身上。

    蒙着面的男人开始剥桃子的衣服,桃子的双手挥舞着阻挡他,但是没用,他很快就剥开了桃子的上衣,把蒙着脸的黑布扯开一个角,露出了嘴巴,对着桃子丰满雪白的肉球就拱了上来......

    桃子的一双手使劲想推开他,可是没有他的力气大,情急之下,在他的脖子上抓了一把。那个男人两只手抓着桃子的手,把她的手使劲按在地上,那张嘴拱了一阵,弄得桃子的前胸上到处都是口水。

    桃子一双眼睛瞪着那个男人,这时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个男人会不会是二狗?就这个念头一闪,她就停止了挣扎,变得温顺起来。

    这时候,外边响起了黑子的叫声,桃子知道二狗和黑子形影不离,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认定这个蒙着头的男人是二狗,心想,二狗,你这是何苦呢?我现在是你嫂子啊,你这样做对得起你哥吗?

    黑子在外边叫的更凶了,它发现了包谷地里有人,就窜了进来。骑在桃子身上的那个男人正在解桃子的裤带,听见黑子在外边叫的时候慌了一下,但还没有罢手的意思,继续做着他的动作。没提防黑子进来,张着大口就冲他扑了过来。

    这个男人急忙从桃子身上下来,向包谷地里逃去,黑子在后边紧紧追着,那个人捡起一个土块打中了黑子的前腿,黑子惨叫一声,跛着一条腿回到了桃子身边。

    桃子已经起来,心有余悸,一颗心还砰砰跳着,黑子过来,围着她转了两圈。桃子这时想到,刚才的那个男人不会是二狗,如果是二狗,黑子也不会咬他,二狗也不会打黑子。

    桃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散乱的头发,扣好自己的上衣,和黑子到了小路。她暗暗庆幸,如果不是黑子及时赶到,让那个人得逞了,那她就惨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二狗和黑子形影不离,黑子到了这,二狗会不会也在这附近啊?桃子四下看着,没有看到二狗,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失落感。

    桃子没有看到二狗,和黑子向桃花沟方向走去。桃子和黑子刚走不远,二狗就从包谷地里闪出来,带着一种幽怨的神情,看着他们,然后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后边。

    大狗早早在村口的软索桥一边等着桃子,黑子先跑过软索桥,和大狗一阵亲热,桃子也颤巍巍地过了软索桥。

    大狗高兴地说道:“桃子,你咋才回来?哎,你的脸色咋不好?”

    桃子看了一眼黑子,说道:“没事,我走在路上,一头野猪窜了出来,吓了我一跳。”

    桃子撒谎,在包谷地里的事,只有黑子和那个蒙面的男人知道,那个男人不会说,黑子也不会说。

    大狗懊悔地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去远一点接你。”

    桃子回过头向身后看了一眼,没有人,对着大狗说道:“没事了,那头野猪也让我吓了一跳,早跑的不知影踪了。咱们回吧。”

    大狗和桃子向村子里走去,黑子还等在那儿,大狗叫了几声黑子都没理他,等大狗和桃子走进了村子,二狗才踏上了软索桥,和黑子一起回家去了。

    天色暗了下来,桃花沟和大山一起融入了那一片黛色之中,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光。

    屋里亮着一盏25W的电灯,昏暗的灯光照在黑乌乌的屋里。刘茂根和贾彩兰还没有睡,一个坐在炕里面,一个坐在炕头,两人说着收秋的事。二狗给黑子喂了两块馒头,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狗早已经把自己脱光了,躺在炕上,等着桃子,可桃子在外边屋子里一直忙活着,烧了一锅开水,灌到了壶里,把剩下的开水舀到盆子里,掺和了一些凉水,端到自己的房子里。

    桃子在外屋的时候,大狗已经着急了,这是两个人的事,他一个人着急没办法,桃子不急啊,好不容易捱到了桃子进屋。

    大狗说道:“桃子,你干啥嘛,那么多的活?你不知道晚上有事啊?”

    桃子说道:“我有啥办法?你妈坐在炕头上,啥都不干,就指望我了。”

    大狗不解地:“你端一盆水干啥?”

    桃子说道:“洗啊,你下来把你自己也洗洗,我干净惯了,不想和肮脏的男人睡。”

    大狗有点不情愿:“干这事还要洗,那不麻烦死了。”

    桃子自己摆了一个毛巾,把毛巾伸进衣服里面擦了一阵,她想擦干净那个蒙着头男人留在她身上的口水。

    桃子说道:“你不洗,我也不强迫你,那你就再等一晚。”

    这下点到了大狗的痛处,他急忙光着身子下炕,急忙说道:“我洗,我洗得干干静静的。”

    桃子看到了他的,急忙把脸别过一旁。等大狗洗完了,桃子把脸盆里的水泼到了外边,给自己又打了一盆水,脱下裤子露出白光光的***,蹲下对着脸盆洗了洗。桃子洗的时候,大狗用一只胳膊撑着头看着她。

    大狗好不容易捱到了桃子上炕,一把抱住她,把她拉进了被窝。

    桃子轻声说:“这事我拦不住你,可你要轻一点。”

    大狗迫不及待地说道:“你放心,我会轻轻的。”

    大狗两只手玩了一阵她的两只肉球,桃子脸变得红红的,闭着眼睛,喘气也变得气粗了。

    大狗说道:“桃子,我要上了。”

    桃子点点头,大狗一翻身就到了上面。大狗一阵忙乱,不得其门。

    桃子轻声说了一声:“笨蛋,你笨死了。”

    大狗着急地说道:“都是第一次,谁会啊?”

    桃子帮他,接着轻轻叫了一声“哦”。

    二狗那边一直听着这边的动静,想象着大狗和桃子在一起的情景,感觉心情特别烦躁,到了最后桃子轻声那一叫,他就变得疯狂一样,用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咬着牙,全身就像抽筋一样,使劲蹬着自己的两条腿。

    二狗跟自己较着劲,隔壁又传出了通通通的声音,他让自己平静下来,听着那响声,在心里默默数着那响声。最后多的自己数不过来了,干脆不数了,爬起来,乍起耳朵听着那声音。最后,这声音节奏变得快起来,一声紧似一声,又夹杂着桃子咬着被角发出的像哭又不像哭的声音。

    隔壁安静下来,那粗重的呼***声也平缓了下来。这边二狗激烈的心跳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那边没有声音了,二狗估计他们睡着了,可他自己却睡不着,他在想着桃子,想起了在桃园里做的那一场梦。那次以后每到晚上,他都希望再次做到那个梦,可是桃子一直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二狗想了一阵,也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快到天明的时候,正在酣睡的二狗,又被那种让他烦躁的通通通声惊醒过来,他睁大一双眼睛,听着那种声音。

    接着,隔壁响起了垮塌的声响。

    桃子埋怨的声音:“让你轻点你就是不听,炕塌啦。”

    大狗断断续续的声音:“赶明,我把,这补上。”

    像是两人挪了一块地方,再通通了一阵之后才安宁下来。二狗斜眼看了一下窗外,外边已现出了灰白色,马上就要天亮了。他心里说不出一种什么滋味,叹息一声,要想再睡着,已是很难了。

    天明后,桃子还是起的很早,屋里屋外一阵忙活,抹桌子擦椅子,打扫院落的卫生,半晚上的折腾好像对她一点没有影响。大狗可没她的精神好,一直似睡非睡躺在炕上,他也想起来,可就是全身困乏,不想动。

    桃子收拾好卫生,就回到房间,看了一眼大狗,说道:“大狗,咱爸咱妈都去地里了,你还赖在炕上,小心他们回来骂你。”

    大狗伸了一下懒腰,说道:“我把那么多好东西都给你了,困的不行,让我再睡一会。”

    桃子没好气地说道:“那是你活该,想起来都觉得恶心。快起来,二狗都起来了,你别让大家说你。”

    大狗坐起来:“好,好,我起。”

    大狗找到自己衣服穿上。

    大狗说道:“咱家包谷熟了没有?”

    桃子说道:“我不知道,咱爸咱妈到地里看去了,我看两个竹笼都没在,估计是扳包谷去了。”

    大狗下了炕,出了屋子,很快洗好了脸,说道:“那我要到地里去看一下。”
推荐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