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桃花村野事_桃花村的女人_《我的禽兽生涯》txt最新章节 |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的女人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半只脚踏进了官场!

所属目录: 桃花村的女人

  

  “村部应该不是说进就进吧,婶子,你有办法?”柳水生疑惑地看着她问。

  “别人想进那得靠拉关系送礼,还不一定进得去。但水生要进,婶子还是有办法的!”女人和男人一样,都喜欢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炫耀自己能

  力,郑玉花有些得意地说:“前几天柳长贵无意中向我提起,说村部缺个跑腿的,问我亲戚里有没有合适的。现在人选还没有确定下来,只要婶

  子力保你,应该会有九成的把握!”

  柳水生心里一琢磨,这事有谱,但不知道郑玉花是不是在吹牛。

  “婶子,我要进村部,一定要进,你得帮我!”柳水生知道郑玉花喜欢自己装小嫩,索性抱着她的身子,恶心巴拉地撒娇道。

  郑玉花被他的孩子气引出了浓浓的母爱,再加上心中着实疼爱他,本来还没有信心的她,此时已经坚定了信念,哪怕求爷爷告奶奶,也得让自己的小宝贝进村部。

  “好好,婶子一定会帮你进去的,这件事就交给婶子吧!”郑玉花信心十足地保证道。

  “婶子,如果我能留在桃花村,以后只要你想要了,我随叫随到,保证每次都让你爽的哭爹喊娘!”柳水生豪情万丈地说。

  郑玉花等的就是这句话,但过了一会,又有些忧心地说道:“想进村部的人也不少,像村支书、柳长贵的几门拐弯亲戚,也是争破了头皮想往里

  挤,我觉得你最近要是没啥事,可以经常到俺家坐坐,帮着干点小活啥的,只要讨得柳长贵的欢心,婶子就更有把握了。”说完,又马上道:“

  你放心,就是做做样子,肯定不让你多干活。你就是想干,婶子还舍不得呢!”

  “那倒是小事。”柳水生道:“婶子,明天我就去你家地里帮着干活。”

  “嗯,好!”郑玉花又扑进了他的怀里温存起来。

  由于二人说话的声音很小,那边偷窥的田大魁只听得到他们在洞里唧唧歪歪地密谋着什么,但具体商量的啥事,却听不清。

  他本能地以为二人在说事后情话,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柳水生和郑玉花在玉米洞里温存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穿戴整齐地从里面出来了。

  “草,终于搞完了,急死老子了!”田大魁立马从地上站起来。

  这货眼睛热啦啦地盯着郑玉花妖娆的身段,回味着她刚才荡魂动魄的迷人叫声,裤裆里的玩意又硬了起来。

  田大魁心中暗自窃喜,郑玉花的个头没有薛小蛾高,下面*@洞估计也浅,搞不好柳水生的玩意根本没那么强悍。之所以会干晕她,也是因为郑

  玉花容易满足的原因。

  到时候自己也尝尝日晕女人的滋味,说出去脸上多有光啊。

  “婶儿,我去山上了,你一个人回家行不?要不我送你一段路?”柳水生见她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有些不放心地说。

  郑玉花见他这么在意自己,心里十分高兴,嘴上却说:“没事没事,婶子就是腿酸,在村里还能出啥事!你还怕婶子被谁欺负了不成?行了,你

  快回山上睡觉吧。婶子也走了!”

  二人在岔路口分了手,郑玉花一直等他的身影融入了黑暗中,这才撇着两条大白腿,慢慢腾腾地向家里走去。

  虽然她嘴上说没有关系,其实腿窝里已经酸得迈不动步子里。柳水生那一顿凶猛的倒腾,把她的都快捣@烂了,里面火辣辣的疼,估计今晚只

  能掘着爬在床上睡觉了。

  “小混蛋,动作都不能温柔点,婶子可被你害惨了”郑玉花伸进中摸了一下,发现那两片花瓣肿得跟小馒头似的,深处更是酸痛难

  支,走路的时候,只能把两腿岔得极开,就这样还是一走一皱眉头。

  当她走到一个拐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咳嗽:“咳咳,郑玉花!”

  郑玉花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正顿在墙角下。打远一瞅,就跟顿了一条大黑狗似的。

  一开始郑玉花没认出是谁来,等那黑影站起来朝她走了两步之后,这才认出是田大魁。

  原来田大魁在她和柳水生分生之手,知道她接下来肯定会回家,于是率先抄小路,跑到她前面拦截她来了。

  “田大魁,你吓死老娘了!”郑玉花对田大魁这货没啥好感,嘴角一撇道:“你三更半夜的顿这里干啥?是不是准备祸害哪个小姑娘啊!”

  “嘿嘿!”田大魁贪婪地盯着她裙底的白腿和饱胀的胸脯,脸上露出[email protected]* *:“郑玉花,老子谁也不想祸害,今晚就想祸害你。”

  郑玉花没想到他突然变得这么大胆,掩嘴咯咯浪@笑道:“哟!田大魁,你吃了啥壮胆药了,竟敢调戏老娘。信不信老娘把你下面那玩意给夹断了!”

  她以为田大魁是被兽@欲冲昏的头脑,只是想过过嘴瘾罢了,所以并不是特别介意。

  哪知她话音一落,田大魁突然栖身走前一步,目光有些不怀好意地嘿嘿笑道:“郑玉花,老子想睡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现在也别回家了,再跟老子*吧。”

  “美得你!”郑玉花脸上露出怒容,冷笑道:“就凭你也配睡老娘,撒泡照照你的德行。老娘没空跟你闲扯蛋,想睡回家睡你自己的老婆去吧!实在受不了就买条猪后腿回去,想睡老娘,哼!等下辈子吧!”

  郑玉花说完转身要走,哪知田大魁突然冲过来,从后面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腰。

  “滚!”郑玉中大怒,率手就要抽他的耳光。

  “你要敢打,我就把你跟柳水生的事告诉村长!”田大魁马上扬着脖子叫道。

  郑玉花浑身一哆嗦,吓得头皮都麻了:“你你说什么?老娘跟柳水生有啥事?你不要乱讲,快快放开老娘!”

  她用力挣扎起来,田大魁松开了她的腰,往后退了一步,嘿嘿笑道:“刚才你跟柳水生在玉米堆里干活的时候,老子就在旁边看着呢。要是被村

  长知道,你被柳水生那王八蛋给干晕死了,你猜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啊?哈哈——”

  郑玉花的芳心嗖的一下绷紧了,眼神不禁变得惊慌起来。心中一个无比可怕的念头闪了出来,自己和水生的事要是真的传到柳长贵耳朵里,自己

  毁了名声不要紧,水生别说进不了村部,以后想在村里呆下去,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田大魁见她神色惊恐不安,身子还微微地打着哆嗦,知道她心里很怕自己说出来,于是这货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郑玉花,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肯陪老子睡觉,我就不告诉村长,不然,嘿嘿”田大魁饥渴地盯着她起伏不停的大胸,又缓缓朝她走了过来。

  郑玉花吓得汗流雨下,被风一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田大魁伸手想去抓她的奶@子,郑玉花马上回过神来,本能地呵斥道:“你干什么!!”

  “你说老子想干什么!”田大魁不耐烦了,态度变得凶狠了起来:“郑玉花,少在老子面前摆村长夫人的架子。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脱掉裤

  子让老子日一次,要么我现在就去告诉村长,说你背着他给他戴绿帽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郑玉花已经吓慌了神,一时间也想不出好办法。但是让田大魁日,她肯定是不愿意的。

  “田大魁,你说话算话,如果我让你日,你真的不告诉我家那口子?”郑玉花决定用敷衍战术先稳住他,等回家静下心来再想想对策。

  田大魁以为她屈服了,马上摆出高高在上的模样说道:“那是当然,不过日一次不行,老子以后只要想日了,你就得过来陪我。”

  “行行,只要你不说,老娘随你怎么日!”郑玉花突然变得乖顺起来,妩媚放浪地朝他笑了笑。

  田大魁被她的@劲勾得顿时鼓胀起来,心痒耐烦地说:“玉花妹妹,我都快被你迷死了,做梦都想搂着你*。刚才听到你的声音,老子

  就泄了出来,来吧,快让我日一回,憋死我了。”

  这货说着,伸手便去抱她。

  郑玉花马上后退了一步,有些为难地道:“田大魁,今晚可不行!老娘的身子都快被柳水生捣@烂了,下面都岔不开腿了,要是再被你折腾一回,你还让老娘活不活了?”

  田大魁停了下来,有些郁闷地骂了柳水生一句。

  刚才柳水生的那么生猛,郑玉花肯定已经无力再战了,自己的玩意又大,万一再把她捅@晕过去,还真是个麻烦事。

  可是此时他已经被勾起了欲火,实在舍不得放郑玉花离开,说道:“要不这样,老子对你温柔点,随便搞两下就成,老子实在憋不住了!”

  “咯咯!瞧你那没出息劲,老娘说要让你日,那肯定会让你日的,你就连一晚上也等不急?”郑玉花@里@气地白了他一眼说:“再忍一晚上吧,等老娘的身子养好了,肯定满足你。现在老娘下面疼的要死,你玩着也不尽兴不是?”

  郑玉花见他有些犹豫,不等他拒绝,马上又甜言蜜语地哄道:“你这货就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吗?要是把人家的身子弄坏了,你以后想日也日不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行行,老子今晚就忍一忍,明天晚上你必须得跟我搞!”田大魁逼视着她说。

  “没问题!就明天好了!我得走了,身子实在有些不舒服!”郑玉花怕他再对自己动手动脚,赶紧抬腿向前面走去。

  走了七八米远之后,她见田大魁没有跟过来,一路小跑,马上就跑没影子了。

  “嘿嘿,这@娘们,可比薛小蛾有味道多了,日起来更爽!”田大魁盯着郑玉花的大看了几眼,想到薛小蛾,心中又恨恨地骂道:“草,那@货还跟老子玩矫情,不让老子日?行,明天老子就把你的事传播出去,看你怎么在村里呆,嘿嘿!”

  田大魁自以为找到了替代品,心中没有了顾虑,满脸@笑地回家去了。,

  

推荐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