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桃花村野事_桃花村的女人_《我的禽兽生涯》txt最新章节 |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的女人 » 正文

第十章 又多了一个二姨?

所属目录: 桃花村的女人

  

  一夜无话。【网】

  “咯!咯!咯!”在村里大公鸡们嘹亮的歌喉中,沉睡了一晚上的桃花村,渐渐苏醒起来。

  各家各户的媳妇们,纷纷从床头上下来,第一时间钻进了厨房中。

  天还没有大亮,烟雾迷蒙的村子上空,便飘起了一道道灰色的催烟。

  饭桌上,柳老憨正在一个劲地朝柳水生翻白眼。

  自从柳水生入住他家之后,每到吃饭的点上,柳老憨就会犯胃痛。

  这家伙干活卖力是不假,但饭量同样大的吓死人。一顿饭就要吃三个大馒头,这是一向精打细算的柳老憨绝无法容忍的事。

  “你真是饿死鬼投胎呐,玉米糊糊这种粗粮饭都能喝两碗,天生就是干农活的命!”柳老憨恨铁不成钢似的嘟囔道。

  “额!”柳水生抬起头,摸摸脑袋说:“爹,你的意思是让我少吃点?”

  柳老憨瞅了一眼正低头偷笑的柳杏儿,狠狠地瞪了她一下,很无奈地挥了挥手:“吃吧,吃吧,能吃几碗吃几碗——女大不中留啊,唉!”

  柳老憨心里也清楚,白天不让柳水生吃饱,晚上柳杏儿还会给他开小灶。家里存了一年多的鸡蛋,就是被他这么给吃没的。合计下来,还不如让他多吃几碗饭呢。

  柳杏儿是家里的老幺,柳老憨舍不得骂她。其实想骂也不敢骂,这丫头平时闷声不响的,嘴皮子刁的很,柳老憨可说不过她。

  “水生啊,吃完饭,帮我办点事吧!”周淑芬还是不习惯把他当儿子看待。

  “娘,啥事啊,尽管说!”柳水生从碗里抬起头,嘴里还在“吧唧吧唧”地吞咽着玉米糊糊。

  周淑芬说:“你淑丽婶昨天向我借咱家的锄头,我本想给她送去的,后来下雨就给耽搁了,吃过饭你给她家送过去吧!”

  她说的淑丽婶,其实就是她的亲妹妹。按正常的称呼,柳水生其实该管她叫二姨的。但周淑芬心里有个欲感,柳水生根本在桃花村呆不长。他的父母迟早会找到他。

  既然如此,那自己家的亲戚,也没必要都跟他扯上关系。

  一听到“淑丽”这两个字,柳老憨的三角眼突然亮了一下,咳嗽了一声说:“水生没去过淑丽家,不知道路,还是我去送吧!”

  周淑芬不乐意地瞪了他一眼:“你去啥去?淑丽一个寡妇,你大老爷们去她家合适吗?”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怕啥?”柳老憨似乎对这事很热心:“再说了,我还是她姐夫呢,谁要敢说三道四,看我不拿鞋底拍死他!”

  “你就在家里能,出了门,连个话都不敢说。反正你不能去!”一向对柳老憨言听计从的周淑芬,这次态度很强硬,对柳水生嘱咐道:“水生啊,你顺着村子一直往西走,紧挨着村头有一家泥坯房,院外围着篱笆的就是你姨家了。吃了饭你就去吧!”

  柳水生应了一声,柳老憨牙疼似的“啧啧”两声,脸上写满了失望和不甘。

  “娘,我跟水生一块去吧。好久没见淑丽姨了,挺想她呢!”柳杏儿意味深长地瞅了柳水生一眼,说道。

  周淑丽刚要答应,柳老憨已经皱着眉头开口道:“不许去!”

  “为啥啊?”柳杏儿奇怪地问。

  柳水生摆出一付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依然在闷头吃着饭,其实小心肝早就噗通通地乱跳了起来。他很害怕柳杏儿向柳老憨告状,把自己昨晚的罪行抖搂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只能撞墙自杀,以谢天下了。

  “你都快嫁人了,整天跟着水生满山乱跑像什么话?被董军知道了,心里能没想法?”柳老憨瞪着她说:“今天地里没活,你就在家跟你妈学纳鞋底,哪儿也不能去!”

  柳杏儿一听,本来神采飞扬的小脸顿时灰暗下来,沉默了一会,崛起小嘴说道:“我不要嫁给董军!”

  “啥?”柳老憨和周淑芬同时朝她望来,似乎十分吃惊:“你说啥?不嫁给他?你再说一遍!”

  “我说了,我不嫁给董军,我不喜欢他!”柳杏儿提高了声音,宣告着自己的决心。

  “丫头!你说的这叫什么胡话?”柳老憨看了柳水生一眼,知道都是这小子惹的祸,气极败坏地说:“人家的彩礼咱们都收了,你现在说不嫁就不嫁,这不是瞎胡闹吗?董军有什么不好,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家里条件又好。他爹是镇上的教书先生,那可是铁饭碗呐!你嫁过去,还能亏了你?”

  柳杏儿一听这话就来气了,忽的一声站起来说:“你是嫁女儿还是卖东西啊?他家庭条件好我就得嫁给他吗?反正我是不喜欢他,要嫁你自己嫁去。”

  柳老憨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干瘦的胸口一鼓一鼓的,额头的青筋跳起老高。

  不等他发飙,柳杏儿又说道:“爹,这些话我忍你很久了。你眼里只有钱,根本不关心我们三姐妹的死活。大姐现在过的怎么样,你比我更清楚。她自从嫁给宋宝昆之后,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吗?二姐已经多少天没回家了,还不是在生你的气么?你要再敢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她连饭也不吃了,起身离坐,气乎乎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你——”柳老憨的脸涨得通红,眼球都鼓了出来。

  他一生气就开始结巴,“你”了半天之后,突然转过头,把火撒在了周淑芬的身上:“气死我了,看你养的什么闺女,死吧,死吧,就当我没生这个三丫头!”

  周淑芬低着头不吭声,柳水生小口喝着糊糊,心里却乐开了花。

  “笑个屁啊你笑,我就是让她当一辈子老姑娘,也不会嫁给你。”柳老憨骂了柳水生一句,拿起烟袋锅出去遛弯舒气去了。

  “我有这么差劲吗?”柳水生看了看周淑芬,很受打击的样子。

  “唉!”周淑芬摇头叹息,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身为柳杏儿的母亲,周淑芬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呢!

  其实她倒是挺喜欢柳水生的,觉得这伙子长得俊俏,人又踏实肯干,还没有不良嗜好,杏儿嫁给他,以后肯定不会受委屈。

  但在柳家,她是没有说话权的。柳老憨可是村里头号贪财货,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来花,眼前爬过一只蚂蚁,都得想法儿弄下二量肉来。

  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钱,挑选女婿的条件也十分具体,首先家里要有三间大瓦房,父母要年轻能干,在自己本村要有名望,最好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至于他们儿子的人品怎么样,长相如何,人着不着调,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柳老憨是一个很要脸面的人,总想着在村里,被人当成头面人对待。

  可是他总说些不着调的话,办些不靠谱的事。什么事都想管,但什么事都办不好。

  村里人都在背后骂他缺陷眼,从来不拿他当成一颗蒜。

  柳老憨也知道靠自己的能力,在村里也混不出啥人样儿了。于是就想着,把自己的三个闺女全都嫁给比较有“权势”的人,好让自己跟着水涨船高,提高在村里的“身价”。

  柳水生说好听点,是他们的“干儿子”,说难听点就是他们家的免费长期帮工。像这种身无一无,连自己的身世都搞不清楚的流浪儿,他就是让柳杏儿嫁给一个要饭的,也不会嫁给柳水生。

  因为在柳老憨的眼里,这个凭空捡来的儿子,利用价值,甚至都比不上家里养的那头小毛驴。,

  

推荐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