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桃花村野事_桃花村的女人_《我的禽兽生涯》txt最新章节 |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的女人 » 正文

第八章 会被爹骂的

所属目录: 桃花村的女人

  

  “看看好了吗?”柳杏儿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

  “没留血!”柳水生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站起身说:“杏儿姐,要不,你回去吧。我自己下去拿就行了!”

  柳杏儿回过神来,摇摇小脑袋:“没事的,我小心点就是了!”

  二人在夜幕中彼此看着对方,柳水生盯着她的红唇、还有红唇中那一排若隐若现的贝齿,禁不住咽了口吐沫。

  柳杏儿的嘴唇长得十分诱人,小巧玲珑,总是红嘟嘟的。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左边那颗小虎牙。

  柳水生之所以不喜欢亲别的女人的嘴,是因为她们的嘴,都没有柳杏儿长的好看。每次看到那颗虎牙,柳水生就有种去咬她的冲动。那天做梦就梦到了她的嘴。

  “杏儿姐,我——我好难受!”柳水生喘息着说。

  “怎么了?哪里难受?”柳杏儿一听就焦急起来。

  “我肚子难受!”柳水生的眼睛开始泛红了。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坑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四周静悄悄的。闷热的空气,使柳水生体内的欲火急速攀升,他快忍耐不住了。

  “是不是吃坏东西了?”柳杏儿也感觉到了柳水生炽热的眼睛,她紧张地将手心捂在了柳水生的肚子上,问:“是这里吗?”

  “下,下面!”柳水生在纠结,纠结要不要现在搂住她。

  柳杏儿的手掌又往下移了几公分,接着就不敢再动了。因为她的手掌,已经感觉到了柳水生身体的变化。即使在夜幕中,也可以依稀看出,柳水生的大裤头,已经高高地支了起来。

  “是,是这里吗?”

  “还在下面!”

  听到这里,柳杏儿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似乎意识到了“弟弟”在耍自己,身体不禁有些战栗。

  她娇羞地瞪了柳水生一眼,接着就把手掌移开了,转过头说:“不理你了!”

  “杏儿姐,我想亲你!”柳水生笑道。

  柳杏儿的双腿一阵酸软,低下头,声若蚊鸣地说:“我们是姐弟,不可以!”

  “杏儿姐,就让我亲一口。就一口!”柳水生一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突然拉进了怀里。

  柳杏儿娇吟了一声,柳水生马上捧住她的小脸,低下头,在她嘴唇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柳杏儿挣脱了他的怀抱,后退一步,马上紧张地向四周看了一眼。

  “杏儿姐,你的嘴真好吃!”柳水生嘻笑道。

  柳杏儿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胸口急速起伏着,窘迫地站在那里,似乎吓傻了。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被人看到会笑话的!”柳杏儿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吻,就这样被柳水生给夺取了。本想对他呵斥几句。可是陡然发现,心里根本没有气可发。

  “杏儿姐,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柳水生盯着她的脸,意犹未尽地说。

  “赶紧拿柴火吧,要下雨了!”柳杏儿慌乱地从他身边跑开了。

  二人来到自己家的柴火垛前,这是去年收割的玉米杆儿,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柳杏儿弯腰抽出一捆,放在了后面。

  柳水生站在她身后,眼睛在她雪白笔直的美腿、高翘的间打量着。

  他越看心里的火气越旺盛,裤裆里的东西也越来越硬。

  从方才的情况来看,柳杏儿似乎并没有生气。

  柳水生是个有色心,也有色胆的人。他喜欢柳杏儿,很想娶她做老婆。只是柳老憨肯定不会同意的,这让柳水生心中十分苦恼。

  当柳杏儿开始去抽第三捆的时候,柳水生已经被刺激的不行了,忽的一声冲了过去,从后背一下搂住了柳杏儿的身体。

  柳杏儿发出一声低叫,还没等回身,就觉得蛋上顶了一根硬棒棒的东西。

  “杏儿姐,我想!”柳水生紧紧地搂着她,又痛苦又兴奋地说。

  “不,不行,我是你姐——你快放开我!”柳杏儿挣扎着,但扭动的幅度并不大。因为她的身体已经软了,像滩泥一样,根本使不出力气。

  “杏儿姐,我喜欢你。我忍的好难受,就让我日一次吧,求你了!”柳水生把嘴伸到前面,喘息着去亲她的脸蛋和脖根。与此同时,右手已经伸到了下面,急吼吼地脱起了柳杏儿的裤头。

  她的裤头只有一根松紧带帮着,柳水生轻轻地往下一按,柳杏儿雪白的就解放了。

  在柳杏儿扭动挣扎的时候,柳水生在她上用力抓了一把,只觉得满手都是滑腻的,顿时性动若狂起来。

  “水生,不要这样,会被爹骂的——”柳杏儿的脑袋嗡嗡作响,心里又怕又难过,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这个时候,柳水生已经把自己的大裤衩给脱掉。他用双手分开柳杏儿饱满的臀瓣,将坚挺如杵的分身,往柳杏儿的腿窝深处挤压。

  当被柳杏儿的包裹住的时候,柳水生只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快感,从潮水般涌上来,爽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但由于柳杏儿的绷得太紧,柳水生的玩意又太大,怎么挤也挤不进去,反而箍得他分身生疼。

  “你敢进来,我,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即将破身的恐惧,使得柳杏儿大声叫了起来。

  她的声音里夹杂着哭腔,在黑色中,听着很是凄惨。

  此时柳水生已经箭在弦上,根本就停不下来了,破罐子破摔似地说道:“我不管,我就要。就算你骂我,我也要!”

  话音一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这一把掌打得十分干脆,透漏出几份恼羞成怒的意思。柳水生被打蒙了,左脸颊很快就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他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柳杏儿红通通的眼睛,心里不禁害怕起来。下面的分身,也渐渐软了下去。

  “杏儿姐,你打我!”柳水生捂着脸蛋,很委屈地看着她。

  柳杏儿把裤头提好,瞪着他:“你——谁让你,我——我——”她我了半天,突然蹲子,双手捂脸抽泣起来:“你也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呜呜——”

  柳水生吓了一跳,马上道歉道:“杏儿姐,对不起啊,我错了,你别哭了!”

  柳杏儿哭的十分伤心,两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柳水生突然懊恼起来,抬手又给自己来了一把掌:“杏儿姐,我错了,我是个畜生,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柳杏儿移开手掌,泪水涟涟地望着他,抽噎道:“谁谁让你打自己的,我我又没怪你!”

  柳水生一听,又高兴起来,问道:“杏儿姐,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柳杏儿呆呆地看了他一会,然后伸出手,在他左脸上摩挲着:“疼吗?”

  “不疼!”柳水生嘿嘿笑道。

  柳杏儿也不是真恨他,只是那天在河里被牛二蛋侵犯,留下了心理阴影。今天又被柳水生强迫,心里就有些委屈。

  “你——你真的想睡我吗?”柳杏儿扭捏地问道。

  “额!”柳水生以为她答应了,马上点头如捣蒜道:“想啊,做梦都想。杏儿姐,你就让我——”

  “不行,别忘了我是你姐。”柳杏儿摇摇头,然后在他的双腿间溜了一眼,红着脸说:“今天的事,你不能对别人讲哦,特别是咱爸妈。被他知道,肯定会打你的!”

  “我知道,我肯定不说!”柳水生还想日她。眼巴巴地瞅着她,说:“那”

  “快下雨了,回家吧!”柳杏儿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接着便站了起来。,

  

推荐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