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桃花村野事_桃花村的女人_《我的禽兽生涯》txt最新章节 |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的女人 » 正文

第五章 我喜欢你的腿

所属目录: 桃花村的女人

  

  “水生,你喜欢婶子的腿不?婶子让你摸,你敢摸不?”郑玉花看着柳水生胸前强健的肌肉,幻想着被他抚摸全身的感觉,双腿间竟然有些痉挛般的快感。

  “嘿嘿,有啥不敢的!”柳水生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婶儿,其实我早就想摸你了。我喜欢你的腿!”

  “小色鬼,跟婶子过来吧!”郑玉里瘙痒难耐,拉着他的手,将他扯到了店铺里面。

  二人来到一个货架后面,郑玉花像发情的般,急吼吼地就抱住了柳水生,将他用力地顶在了货架后面:“水生,亲,亲婶子!婶子喜欢死你了——”

  说着,两瓣肥厚的嘴唇,喘息着,在柳水生脸上疯狂地亲吻起来。

  这一天,郑玉花已经等了太久了,有时候做梦都在和柳水生交融。今天终于抱到了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那种刺激感,让她差点哭出来。

  “婶儿,我想摸你的腿!”柳水生推开了粘在他身上的郑玉花。

  不知为什么,柳水生不喜欢和女人亲嘴。他只对女人的和大腿感兴趣。

  郑玉花长得虽然也有几分姿色,但跟柳杏儿根本没法比。看久了柳杏儿仙女般的脸,其她女人的脸就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行,婶子让你摸腿!”郑玉花的男人快回家了,今天是肯定干不成的。

  反正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个男人迟早是自己的,她不急。

  郑玉花从货架底下抽出一条包装袋,铺在了地上,然后坐上去。

  她啥矜持心也不要了,背靠在货架上,把裙子撂到腰间,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完*露出来。摆出一付任他采摘的模样,道:“水生,快摸吧,婶子的腿是你的,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

  郑玉花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美,反正村里人都知道柳水生是个傻子。就算被人发现了,也可以把责任全都推给他。自己就说是被他给qigji的,一个傻子什么事干不出来呀。

  柳水生可不傻,而且比猴子还精呢。但为什么他要装傻子呢?因为他发现,当傻子有当傻子的好处。如果换成正常人,郑玉花怎么能可引诱他呢,嘿嘿!

  看着郑玉花的发样,柳水生激动心脏“砰砰”乱跳。然后跪在她的身前,直接抱起她的一条腿放在了自己怀里把玩起来。

  他又亲又摸,惹得郑玉花一个劲地咯咯娇笑。

  柳水生心中一阵感叹,这个女人的皮肤太光滑了,摸起来就像绸缎一样,散发着玉器般的光泽。这么近距离观察,大腿上竟然都找不到一根汗毛孔,感觉就像一件美轮美奂的工艺品。

  “水生,别别光只摸腿,摸摸婶子的胸——”郑玉花被他亲摸得有点抗不住了,自己隔着衣服就揉搓起来。

  柳水生听话地将手掌了她的衣襟中,由于生过孩子,郑玉花的胸早已经失去了弹性,有些下垂,软绵绵的,但可以变换出各种形状。

  “哦!”郑玉花紧咬着牙关,全身*难忍,不停地扭来扭去。

  “水生,婶子受不了了,你睡了我吧!”郑玉花一把抓住柳水生的东西,瘙痒难耐地说道。

  “玉花婶,我不敢,村长会打我的!”柳水生很害怕地说。

  在桃花村生活了半个月,从街坊邻居的嘴中,他早就知道自己不是柳老憨的亲生儿子。但他本名叫什么,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还是回想不起来。

  只是脑子里会经常性地闪过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那是一些关于公路、黑色跑车、速度的画面。

  好像是自己与人飙车,跑车突然失控,连人带车一起掉进了悬崖里——每当想到这些,他的脑袋就像被针捅一样,疼的要命。

  柳水生似乎是个天生的乐观主义者,既然想不起来他就不去想。能不能回到从前的生活,他也一点不在意。

  在桃花村多好啊,山清水秀,美女成群,晚上还能偷看柳杏儿洗澡,这种生活就是神仙也不换啊。

  自从知道自己不是柳老憨亲生儿子之后,柳水生就竖立了一个远大但很卑鄙的理想,他要把柳杏儿给“日”了(这个字,他是从那些无赖村汉嘴里听来的)。当然,如果其她村妇投怀送抱,他也会来者不据的。

  “放心吧,他不会打你的,你要跟婶子睡了,婶子给你糖果吃怎么样?”郑玉花循循善诱道。她也知道在这里做太危险,可是她实在受不了了,只要能跟柳水生睡一次,就是折十年寿都成。

  还在柳水生弯着脑袋为难间,郑玉花已经破不急待地撑起身子,将手伸进裙底中,把湿漉漉的白裤头退到了脚踝上。

  柳水生虽然色胆包天,但也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柳长贵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要是被他发现,自己在桃花村就呆不下去了。当然,他不怕村长,只是害怕会被赶出桃花村,那样就“日”不成柳杏儿了。

  可是当郑玉花将雪白的下半身,展露在他面前时,柳水生有点克制不住了。

  “水生,别楞着了,快点,等会就该有人过来买东西了!”郑玉花主动脱起了柳水生的裤子。

  柳水生就穿了一条宽大的花裤头,脱起来十分方便。

  郑玉花只往下一拉,柳水生怒目狰狞的玩意就跳了出来。

  “哎呀!”郑玉花惊呼出声,不可思议地说:“水生,你个玩意儿可真大,比你叔的大多了!”

  柳水生嘿嘿一笑,任由郑玉花自己摸弄起来。

  “你这个小色鬼,想让婶子自己弄啊?”郑玉花推了他一下:“那你躺下来,让婶子服务你。很舒服的,你试了就知道了!”

  “哦!”

  柳水生听话地翻了个身,双手撑地,撅着玩意,躺在下去。

  郑玉花岔开双腿,骑马似的,跨坐在了他的肚皮上。

  “玉花婶,你奶@子可真大啊!”柳水生从下面托起她下垂的奶@子,像和面一样揉搓着。

  郑玉花涨红着脸不说话,微微抬高,扶着柳水生的东西,对准目标,缓缓沉下去。

  二人的下面刚亲上嘴,店铺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

  

推荐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