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桃花村野事_桃花村的女人_《我的禽兽生涯》txt最新章节 |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阅读 » 正文

意难忘,月底修箫谱

所属目录: 美文阅读

   那年是初二开学后的一个月,做完课间操后,班主任领着她拉到了教室,个子不高,样貌说不上多么秀丽,却透着一股纯真。其实第一眼看她的时候,木头疙瘩一般的我根本毫无感觉。老师把她安排在了隔我一个过道的左手边,阳光透过窗户挥洒在她的头发上,看着她的侧脸,我感觉说不出的舒畅。

  但是那个年纪的我,会本能的把这个舒畅给隐藏下去,我觉得这是只属于我的,不能和别人分享的一种感觉。
  然而,我尽管我再怎么隐藏,我还是会慢慢的自以为不着痕迹去靠近她,时间长了,和班上的人熟络以后,她也慢慢展现出了开朗的一面。班上很多男生都愿意和她聊天,她与其他女生的不同是那么的明显。大扫除的时候,如果我和她分在一个小组里我会开心,上学的路上我会早早的路过她家门口,然后再慢悠悠的往学校走,老师调换座位,我根本不在意我坐在哪儿,只会数着我和她还隔着几个座位。如果有机会,我还会找几个同学再算上她,一起分配假期作业(每人做一部分,然后快上学了,再聚在一起抄完)。
  县城里上学的孩子就那么几个,愿意假期一起出来玩的女生就更少了,她算是一个。
  后来我们县城这一圈的孩子里面,我的一位好哥们,对她展开了攻势,学习优秀,运动也不错,长得比宏碁的人均小帅还要高一档次。我还是其兄弟团中的一员给他出谋划策过,那个时候,追女生,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得有一圈人的去配合。大家乐此不疲,我也享受在其中。其实可能我们都喜欢她,只不过,有勇气的只有那一位,我们只是在他屁股后面,体验那种追求人的感觉罢了。当他追求她成功的时候,我就感觉我也成功了一样。
  我依然还是通过哥们,和她成为了朋友,我们这一圈帮哥们追求她的人,感觉都和她关系不赖。
  我知道我配不上她,我长得像个猩猩,身高不到一米八,还是个胖子,跑两步就喘的不行。想着,就算我只是个路人,朋友妻不可欺,但是我喜欢人家,总要有一样能说的过去吧。那时我的班级虽然尖子班,但是由于我父亲是该校教师,所以我是直接安排进来的,之前班级里面一直都是倒数的。我决定要靠成绩来证明自己,我爸还说如果我能靠近全县前一百,整个暑假都不会管我。
  后来我也不知道具体经过是什么,她和我的那个哥们,分手了。但是我并没有感觉我的机会来了,我非常满足当时我和她的那种朋友关系。紧张的初三,满脑子都是几何代数,有几次模拟考的还蛮不错,就在初三的最后几个月,我的同桌,在一次晚自习的时候偷偷的问我,你喜欢XX吗。
  我愣了一下,喜欢呀,我们是好朋友。
  同桌说,你确定呀,你们是好朋友,那你不会追求她哦。
  当然,这都快中考了,我哪儿有那个心思。
  那就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想追求她,你帮我这个情书呗。
  ...我心里一万个意念在告诉我,你不可能答应他。而且我语文在班里是马马虎虎,跟没有什么文笔可言,他干什么要找我呀。
  然而,古人就是厉害,创造了一个神奇的词汇,完美的解释了我当时的反应。
  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
  为了这个情书,我还去我爸的书柜上翻了半天的法国爱情诗文选,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夹杂着我复杂的心绪,给写完了,交给同桌的时候,是既希望她能答应,又希望她不要答应。
  一周后,晚自习结束放假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坐在我同桌的自行车后面,两个人一起走了,同桌还对着我放了个“得儿意儿的笑”的大招。
  然而后来这一次,他们俩好像还没坚持两个月,就结束了。然而当时的我已经被试题包围,根本没有注意过这个。都是假期时其他同学告诉我的。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她之所以和我同桌相处,可能报复给我之前那个哥们看的意思很多一些吧。
  之后我觉得我之所以能冲进前一百,与其说情感对我的刺激,好像还是我爸的话更管用一些。我的那三个月,真的就是放飞了自我,周一至周五玩游戏,周六周日出门约同学吹牛,或者就去大街上溜达,再就是去网吧。而她作为为数不多愿意和男孩子一起玩的女生,我们自然会经常邀请她,有时候她还会邀请我去她家里一起玩,当然也有别的朋友,但是每次我都会到的非常早,因为那样,我就会有一小会,是和她单独在一起。期间她过生日的时候,我还用我存的钱给她买了一双溜冰鞋。我还偷偷单独带她出来上网,那个时候上网需要办理上网卡,我还特意挑了一对情侣卡,她一张我一张,当然,她根本不知道我的小猫腻。
  马上就要开学上高中了,我觉得我也要鼓起勇气,去做点什么,这次我真真正正的写了份情书。在开学的前一天,我来到了她家门口,这次她隔着门,没有让我进去,她说她明白我的心意,不过经过之前的事情,高中她不想跟任何人谈,如果我愿意,就努力学习,和她一起去上同一所大学吧。
  虽然表白失败了,(在这里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大家,表白是胜利的凯旋赞歌,而不是冲锋的战斗号角。)但是我愿为未了她描绘的那个未来去努力。
  高中的时候我侥幸,被分到了中学的最好的班级。基本上班里的各科教师,都是县城的各学科领域中的翘楚。我也在班级里面,结交了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紧张学习的日子过得很快。第一学期分班的时候,我是班级第四,我们班前十,在全校都是稳进前二十的水平。
  又到了久违的假期,为了能够获得更好的进步,我拖我父亲找了一个补习班,巧合的是班上有一位学生在学校里和她是一个班的,我就会有意无意的在闲暇时意思玩耍,那时候补习班一节课都要一个小时,中间空档的时候都是在作业本背面画上格子,两个人一起下五子棋,闲聊中,我就向他打听情况,然而他突然和我说她和班级里面的一个男生感情非常好,甚至是班里的模范情侣,两人学习都不错,而且人缘也都挺好。剩下的东西,我都记不清了,脑子里觉得嗡嗡的,我想过去她家里质问她,但是又不敢,因为,其实归根结底,我什么都不是罢了,或者说她一直拿我当朋友而已,顶多算个玩伴吧,高二那年,我父亲重病,在外地治疗,母亲也去跟着陪同,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又开始了沉迷网络的日子,我不想去学校,也不想什么未来,现在想来,当时的我是真的混账,按照电视剧套路,我更应该发奋图强,坚强生活,然而男主角之所以是男主角,我之所以是观众,这是有道理的,父母治病回来后,看着我一落千丈的成绩单,心碎的也无力说教我了,浑浑噩噩的参加高考,然后选择了复读,命运捉弄吧,她也在那个复习学校,其实这两年,也断断续续听过她的事,换了有两三个男朋友,还有人为她打过架,复习的时候我尽力不去想她,一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又爽朗的跟我打招呼了,我闷声闷气的问她要做什么,她说想依然做朋友,我不争气的答应了,但是之后依然没有什么交流,一天晚上她找我跟我说,明天是她生日,她想吃蛋糕。我听了之后,下午旷了一节课,因为那个时候县里最好的蛋糕店,六点就关门了,买好蛋糕的时候,我在最后一节晚自习的时候,敲开了她教室的门,送到了她的手上,然后就装作没事人一样走了,期间什么话也没说,放学的时候她叫住了我,问我过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因为之前我看过一部电影,说国外情人之间定情的信物是送手套,因为手套英文glove有give love的意思,我想她应该不知道,就耍了个小心思,说想要一副手套。她还好奇,马上天就要回暖了,为什么要手套,我说,以后也可以戴,你买的肯定最暖和。
  再后来,她还给我送过一些其他的小玩意儿,慢慢的我又开始频繁的去她教室找她了,然而,突然有一天,有个男生,拦住了我,说希望我以后尽量不要再去找他女朋友了,听了之后,我就傻了。我看着自己小箱子整齐码好的她送给我的东西,我抱着去问她,是什么意思,她说朋友而已,你想怎么样,我说,那就绝交吧。转身,我就把所有东西都扔进了垃圾箱,她在背后骂我混蛋。
  后来我考了个二本,去了东北,只想离家里远远的,根本不在乎自己学什么,毕业的时候,我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后来我来到西藏支教,支教的生活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过的很充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可能是我心比较大吧。
  那时我刚学会用微信,老同学把我拉到了初中的班级群里,当然,她也在,我真的很容易捕捉她的信息,感觉四年大学生活,彼时幼稚的青春往事,都已成为回忆,我应该已经是看淡了的。不过,好死不死的,她加了我微信,微信名字叫皮皮妈,不由感慨,时光荏苒,那年的佳人,已为人妻为人母了,我想我是彻底放下了,为了证明我的坦然,自然是同意并通过好友验证。
  你好啊,好久不见。
  恩,是的呢,你在做什么呀?
  我在西藏。
  哇,去了那么远,旅游吗,好玩不?
  没有,刚过来支教,已经快一年了
  厉害厉害!
  还行吧,没你厉害啊,已经成家了。
  成家?跟谁呀,我自己在长沙呢。
  你这个皮皮妈不是孩子母亲的意思吗?
  哈哈哈哈,真的是,皮皮是我养的一只猫。
  哦哦哦,抱歉。
  我内心瞬间就开心了起来,后来她客气的说了一句有空来长沙找我玩,我便立马订了去长沙的火车票,硬座,两天两夜,下车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感觉累。兴奋的打通了她的电话,却还故作沉稳的语气询问她我该怎么走,她领我去吃了一些特色美食,可惜我对辣椒的耐受力较弱,很多都无福消受,还领我去世界之窗,去玩水上乐园,下午在回去的公交车上,她靠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当时我真的希望这辆车永远不要到站,夕阳的余晖铺洒在她的发梢,我仿佛又回到了初二第一次见她的那一天。
  晚上她要去吃烧烤,趁他点菜的时候,我去路边的小卖铺买了一瓶牛栏山,我又一次错误的把赞歌当成了号角,牛栏山太呛,我喝了一口就受不了了,我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一直都是,我知道你一直拿我当朋友,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初中两年,高中四年,大学四年,这应该是第十一年了,每年放假回家,同学聚会的时候,总会有人拿我俩的事开玩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感情的事,我确实不太好控制,这次来,我不是来和你继续做朋友的,如果你真想让我就留在你身边的话,就别这么折磨我好不好,如果不行,回去就微信拉黑,老死不相往来,谁也别打扰谁了。
  她低着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说要考虑一下。长沙的烧烤太辣了,我吃不了,就给她剥小龙虾吃,后来她送我回住的旅店,到门口的时候,她说算了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离开了,微信我给她发了句,再见,我还是有点爱你呢。然后我就拉黑了。
  至今六年,再无任何联系。
  这并不是一个好故事,也有很多地方,时间太长,记忆模糊,随便修饰了一下,并不是纯纪实的,所以才会说是虚构。回顾一下,这确实是一个拙劣的人,情商低下,智商也不怎么样。然而这就是我的目前脑海里还记的那些东西,写出来供大家一笑罢了。能产生思考更好,正面作用没有,起到反面作用也是不错的。
  以后偶尔也会更新其他的,大家随便看看,脏了眼了别怪我哟。
推荐阅读: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